大數據陷阱

判斷的依據

人類有很多事情的判斷源於學習,最終歸納為一種經驗。

對一個物種來說,經驗在過去往往決定了是否被淘汰是無法否認的。

運用在傳播上,大數據可以幫助人類稍微窺見可能發生的未來,對此提前做出明智的決定。

但這不是我想描述的話題。

大數據蒐集使用者行為的意圖是顯而易見的,真正使人驚恐的是大數據和ai整合資料的能力,這個能力將在未來創建出千百萬至無數的虛擬人口。他們將有虛擬的錢包,虛擬的交易和虛擬的能力模擬出虛擬的行為影響真正真實的人的行為。

由數據產制的臉和履歷書

數據的操控

假設,當操作上百隻到千的殭屍粉參與藍鯨遊戲,製造青少年的自殘行為時,會不會激發並加吸引實際的人參與呢?

這是並藉由虛假的群眾效應弱化智能的假設。

早在虛擬的麥可傑克森演唱會和虛擬偶像的現象中得知,人其實是可以接受這樣的觀感刺激,作為大數據的“市場調查”。

藍鯨遊戲,透過一系列持續的病態成就使青少年女一步步踏上自悔的遊戲。

言論審查的工具。

於是更進一步的假設,當現實與網路世界的跨度沒有限制和規範,試想用大數據製造事件是不是可行呢? 大數據是不是可以造假呢? 大數據會不會成為成為一種由理性產生的新暴力呢?

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利益的操控下,數學武器將毀掉人最後的神性和尊嚴,還是作為一個工具帶領人到達一個道德的新標準,我想,這將值得我們深刻懷疑。

書:數學毀滅武器(大數據的傲慢與偏見)

發表者:流浪旅人

驟不及防跑進你的笑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